• “我不是药神”从专业角度看背后的血与泪

最近《我不是药神》正在朋友圈刷屏,被称之为难得的国产好片,上映首日就收获3亿票房,这部电影之所以这么火爆,是因为他把现代医药的伦理冲突困境展露无遗。

这部现实主义电影取材于2015年的真实事件--陆勇事件。陆勇,被称为印度抗癌药"代购第一人"。

作为一家进出口企业的小老板,陆勇的日子本也滋润。变化起源于自己被称检查出患有"慢粒白血病"后,每盒近2.4万元的抗癌药,很快掏空了殷实的家底。

偶然的机缘巧合,陆勇发现印度仿制的抗癌药有着同样效果,价格却只有4000元。在摸熟通道后,陆勇开始替其他病友代购这种药品,因团购人数日渐增多,价格被拉低至200元。

为方便给印度汇款,陆勇在网上购买3张信用卡,并将其中一张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。

随后,湖南某市公安在查办一起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,将陆勇抓获,当地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,并由此引爆舆论(后当地检察院撤回起诉,陆勇获释)。

看到这则新闻,很多人会有一个疑问:为什么印度药这么便宜?

因为这是仿制药。

印度对药品没有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,才得以让各种山寨药品大行其道、并出口至世界各地。

印度的《专利法》只对食物/药品颁发工艺专利,而不颁发产品专利--也就是对药品的化合物没有知识产权保护,由此仿制药行业快速发展--往往一种新药在欧美上市后,半年至一年的时间,其仿制药就能在印度出现。

2013年,经过长达7年多的讼诉后,印度高院驳回瑞士制药巨头对抗癌药品专利保护的要求,认定仿制特效药可以继续出售,并认为人的生命权大于知识产权

因有制度庇护,印度成了"世界药房"和世界重要的医疗旅游目的地,在为全世界提供廉价药品的同时,也为印度每年创造数百亿美元的GDP,于是也就有了本开头陆勇代购印度抗癌药的新闻。

国际制药巨头的经济损失,却换回了底层百姓的生命,是否就应该放任山寨仿制横行呢?

患者是需要药来救命的,为什么正规制药企业还要把价格订为"天价"呢?是因为他们太贪婪,不顾患者死活了吗?

事实上对于慢粒患者而言,瑞士诺瓦比陆勇更像一个救世主,陆勇只需要和药厂谈判就可以了,而直接和病魔谈判的,是他们。

当初「陆勇事件」爆发时,知乎上就有一句很棒的回答:"靶向药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,那是因为你能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了,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。"

对药企来说,每开发一种新药,成本是巨大的,这其中不仅涉及到至少十几亿美金的投资,更重要的是时间成本。一种新药,从理论阶段构效关系的研究,到合成路线的规划,到制药工艺的开发,再到药代动力学和毒理学的验证,再到剂型的选择,最后把"活生生"的药做出来--这才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之后是漫长的临床研究。

为什么印度有便宜仿制抗癌药而中国却没有呢?

其实,中国也有类似于印度的"专利强制许可"制度,也就是说,哪怕瑞士诺华公司的相关抗癌药物仍在法定专利保护期限内,中国政府也可以出于保护"公共健康的目的",授权给中国一些药企使用印度诺华的专利技术,生产相关仿制药。

但是中国《专利法》颁布至今30年,未曾实施过一例"专利强制许可"。

因为从长远考虑,如果允许"强制许可",谁还愿意投入巨大资金研发"救命药",如果一味仿制,跟在发达国家屁股后边跑,中国的自主研发能力怎么能提高,始终都会受牵制,所以政府对专利进行保护这件事,肯定是正确的。

中国药监局正在通过多种方式降低药价、提高可及性,比如纳入医保、降低关税等;同时维护企业创新热情,比如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提高质量并增加价格竞争,提高审批效率加快进口,鼓励国内创新降低新药价格等。

可预见的未来,中国会有多家世界级医药研发企业,而印度只能望洋心叹,追悔莫及。所以,保护专利是利国利民的政策,不能因为短视而自毁前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