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 中国专利药,印度仿制药

前些日子,大家都看了我不是药神,最大的感触是,关于癌症的救命药,中国药价非常高,很穷人都没有钱救命,而印度仿制药却价格低廉而且药效甚好,一个是能救穷人的命,一个是危及中国专利药的利益,法律和道德,到底何去何从。

实际上印度的药并非假药,但是他却是没有药品证书,没有部门审查的走私药,药效一样,价格却非常非常的低,治疗慢性白血病的“格列宁”,在中国,这个专利药价格是两万多,穷人怎么能吃得起啊,但是在印度,却是200元,药效一样,却是救命。

印度产出来的药品由于是仿制品,所以标价也非常低廉,我们普通人能承受得起,从而可以维持生命,不过为什么在我国却遭受“此路不通”呢?

对这件事情,法令界人士的解说是,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的相关药品出产在我国申请专利了。在专利维护期内,我国医药公司不得出产相关“仿制药”。所以,我国从来没有过专利药授权给印度的情况。

我国医药会长于明德曾表明,现在许多地方做仿制药赢利极低,研制前景不容乐观。有企业高管认为即便除却法令当面的妨碍,做首仿药物依照规则走完整个审批实验流程,到终究成功上市,所消耗的资源也不菲。

所以关于专利药的维权,是站在法律还是道德的顶端,我们到底该何去何从呢?